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静无为

对人恭敬,就是在庄严你自己。

 
 
 

日志

 
 

年的味道就是母亲的味儿——春节简忆我的母亲【原创】  

2014-02-02 16:5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离开家至今已经有35个年头了,在我母亲在世的最早15年里我几乎每到春节钱我都有拿着大包小包往家赶,赶回家去体会那浓浓的亲情和过年的味道。

       记得我刚满20周岁时考取军队学校离家去求学,不得不远离故乡去谋生,如一片浮萍漂泊在人世之间,每到过年前的一个月我的心像被扎着了一样,不管路上有多苦,我也想回家,见到妈妈。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还没有出现“春运”这个词,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人员流动还没有这么频繁,我当时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广州工作,离家有4500多公里,当时火车行驶速度很慢,从家里到单位需要在路上马不停蹄地走一周,为了30%的卧铺补助费,一路行来不敢买卧铺都是硬坐票坐着往回返,回到家双腿都肿的像棒槌。乘坐飞机就是这样我也要回家去见妈妈,就像现在这场春运大迁徙一样,人们不管有多辛苦也要赶回家吃妈妈亲手做的年夜饭,这才感觉是过年了。

      在每年进入中秋节,家家开始准备过冬的大白菜,在农贸市场买回来几千斤成熟的大白菜,把个大、心实的挑出来留做新鲜菜,在自家自留地或房子南窗下挖一个大坑(能够装下500级以上白菜的坑),然后把挑好的白菜头向心的码放整齐在中间插上玉米秸让白菜有呼吸余地,再在最上面埋上一人厚的土(约1.5米厚,当时冻土深大约1.8米深)这样能保证在春节前后吃到新鲜的大白菜(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时交通不便、物流不畅,冬天很难吃到新鲜的蔬菜水果)。剩余部分妈妈领着我们把菜收拾干净,平铺再放前空地上让太阳晒出白菜多余水分,最后把百次洗净码放景刷好的缸里,在白菜上面压上石头填上水,放到合适的位置等待发酵,大约过了一周或十天就可吃了。每次我吃这代有妈妈体味的酸菜总有另类感觉。年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按照老家传统,进入农历腊月就进入春节倒计时了。大部分人家都在热热闹闹杀年猪,我家也不例外,把饲养了一年的肥猪给杀了。首先把猪血灌成猪血肠、剩下的猪血做成血豆腐,其次用大铁锅做一锅杀猪菜。那肥美的白白的猪肉、热热的酸菜、烫嘴的血肠,贴在锅中松软的玉米饼子使人陶醉。

       每年五一前后我们都要在集市买回来一头约百斤的土猪,养在自家的猪栏里,全家人都要到城外的野地里去打猪草。用猪草和剩饭、剩菜、刷锅水搅在一起做成猪食拿来喂食圈养的肥猪,每当进入黄昏时家家都有人开始冲洗猪圈,味道好极了;当进入农历腊月(公立的十二月),左右邻居都纷纷开始把喂养了一年的肥猪杀掉。对杀掉的肥猪(这时的重量已经有接近300斤了)头蹄下水用盐简单处理一下,冰冻起来备用;再把肉和骨分离(那个时候还没有冰箱,肉食保鲜都得依靠大自然)肉部分分解成20*20见方的白条肉,放在用秫秸穿成圆盘的盖帘上,然后肉上一点一点浇水,使之结冰冻硬,然后把这些冻好了的猪肉用雪埋在自己家的窗子前面保鲜,吃的时候在雪里挖一块,一直到第二年的三月份冰雪融化时。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生活困难时期,爸爸工资收入仅仅120元却要养活全家8口人(我的叔叔和姑姑也在我们家),这些人每人每月平均仅有15元生活费,吃喝拉撒睡上学等一切用项都在这里支出,调剂的难度可想而知。妈妈能用小米、青菜、土豆和盐搅在一起做成和和饭;把豆腐打散与鸡蛋搅拌在一起做成鸡蛋的味道,摊成鸡蛋饼。通过他老人家的努力使我们这个大家庭能够顺利度过那些日子。

      八十年代初我的父亲病故了,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母亲肩上,妈妈一生大字不识一个,没有固定收入,在父亲病故后仅仅靠每月的32元抚恤金生活,这时她上有70多岁的婆母、娘家妈妈爸爸需要赡养,下有3个嗷嗷待哺没有成婚的子女,她也仅仅五十岁,难度可想而知,我有时候能见到妈妈偷偷在夜间抹眼泪。

        爸爸过世后的1982年秋天妈妈又多了一项工作:到秋收季节下农村区去捡拾庄稼。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联产责任制全面推行之前,农村还是人民公社的管理模式,农村的活计都是大帮轰,地里的庄稼被运回时会落下许多剩余的产品。妈妈就和我的姑姑和婶子们和在一起到地里捡拾回来,分类装入麻袋拿回家贴补家用。一个秋天能捡拾四五百斤粮食,同时能够用捡回的粮食换回百把十斤豆油,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有了一份稳定收入,每年春节回家看望妈妈是我必修功课,在铁路短途、长途客车上洒下了我不知多少汗水、扔下了多少辛酸.......

       返乡的路是辛酸并快乐的,记得我们老家有一年特别冷,可能室外温度达到了-40多度,我返乡下了公共汽车双腿好像结冰被凝固了,不能回弯。进入家门马上把腿伸进妈妈睡的热火炕上,呼吸在妈妈睡觉的空间,心里暖暖的,再加上火炕的温度在下面烘烤着,一会儿双腿就暖过来了。

    有妈妈在我们大家才感觉家的存在,分开生活的兄弟姐妹才会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在春节前后从不同的生活之所汇聚在母亲身旁。

       在妈妈的努力下,我们这些孩子们都纷纷成家搬出去生活了,妈妈自50岁父亲去世后一直没有再婚,他老人家不愿意给我们这些子女添麻烦始终自己独立生活,一个人住在爸爸留下的老屋,我们各自忙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去与她住在一起。1999年在母亲67岁的时候,我回老家把妈妈接来北京与我同住,一直到老人家73岁(2004年)过世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我安排一个公务员扶持她老人家生活,我与她天天生活在一起,有时在一起讲讲过去的事,闹闹小别扭,其乐无穷。每年春节那天都能见到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先是忙碌年夜饭,然后去祭祖,等把这些都忙完了就开始忙着包年夜的饺子。母亲把洗刷干净的一二个硬币包到饺子馅里,看谁能吃出来预示好运气。我们家1977年春天开始盖房子,到1978年初冬才算完工了,这几年家中耗尽了财力,所有的钱都用到了房子上,吃饭就是个对付。春节包饺子买不起肉,妈妈就把自己家养的老母鸡生的蛋打散与豆腐搅在一起煎熟了剁碎然后和白菜末搅在一起加上从朋友家淘来的韭菜作为点缀包成素馅饺子,临近午夜12:00我们全家老小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在我三四十岁的时候,每当我出门妈妈都要尾随我身后,对我千叮咛万嘱咐,那时自己不理解老人的心态,觉得很烦,现在自己也快要成为老人了,自己的女儿外出时我也要叮嘱几句,她可能也觉得很烦,但这却是老人的经验总结、也是一片心意呀!妈妈现在永远离开我了,我多想再听到她的叮咛和唠叨,这都成过去了,只能作为美好的回忆。用我的经验告诫我的朋友:不要忽略我们的父母,多抽时间陪陪他们,时不我待!不要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后悔感。

        现在妈妈过世已经十个年头了,我回老家还是在妈妈骨灰下葬的2005年,在这之后我就很少再回去了,原因是回老家已经没有老人在了,都是兄弟姐妹缺少了吸引力。我面对的都是我的弟弟妹妹和晚辈,回到老家只能住在宾馆,缺少了家的味道、妈妈的味儿,这使我感到我已经成为老人了,曾经家的感觉已经不在了,妈妈的味道已经随着老人的离去永远不在了。在这十年里我经常想起我的妈妈,我是永远见不到她了,有时候想的我心疼、心头发颤,特别是我得病在恢复期更怀念妈妈的唠叨和妈妈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